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通知公告 > 关于给予湖南德建律师事务所汪忠德律师中止会员权利3个月的行业处分
关于给予湖南德建律师事务所汪忠德律师中止会员权利3个月的行业处分
来源:郴州市律师协会 时间:2021/7/27

行业处分决定书

                                                                     郴律纪处字(2021)7号

  

 投诉人:周**,女。

被投诉人:汪忠德律师,湖南德建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执业证号14310201010576587。

2020年12月21日,投诉人周**以湖南德建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德建所)律师汪忠德不签订代理合同、逃避律师协会管理、私自收取代理费、不履行代理义务为由向本会投诉汪忠德。本会于2021年4月23日立案调查,被投诉律师汪忠德及德建所就投诉内容进行了书面陈述和申辩,并提供了相关证据材料。2021年5月28日,本会作出对被投诉律师汪忠德的行业拟处分决定,2021年5月31日,本会向被投诉律师汪忠德告知了拟处分决定和可以申请听证等相关权利,汪忠德律师在规定的期限内未提出听证申请,放弃了听证权利。现该案已审查终结。

投诉人周**投诉的主要内容:

我丈夫周*因犯故意杀人罪2019年7月被执行死刑,在他死刑复核期间,北京市**律师事务所李*律师先后收取我们大概900多万元费用,其中银行转账590万元,现金400多万元(代理协议代理费5万元) ,承诺如果周*被执行死刑将退回多收取的费用(代理协议约定以外的费用)。2019年7月16日,周*因故意杀人罪被执行死刑,我向北京李*律师协商退钱,他以各种理由不退钱。朋友知道这个情况后将汪忠德律师介绍给我,说他能力强,可以帮我要回北京律师的代理费。2019年8月中旬左右,我和朋友及汪律师见面,我说明了我的情况,委托他作为我的代理律师解决北京李*律师退回900万元代理费事情。汪忠德律师提出要20万元代理费,说不用我再开支其他费用了,条件是如果他要回来了我给北京律师转账款以外的代理费(现金) ,他要8%提成,我同意了他的要求,提出要和他签订代理合同,他说朋友介绍不要签代理合同了,定会把事情办好,让我放心满意。之后在2019年8月22号左右我手机微信给汪德忠转账1万元, 8月26日银行转账19万元。2019年10月份,汪忠德律师打电话给我,说我的事情他向公安局报案了,公安局要我先拿出10万元差旅费就立案去办案,我认为他当时说好的20万元代理费包含所有费用的,经我了解公安局办案也没有让当事人出差旅费的规定就不同意出差旅费。之后,汪忠德律师就再没有和我沟通事情的进展。春节疫情过后,我多次给他打电话,问事情进展,他不接电话,或者说在出差回来联系我,没有给我主动打过一次电话,我去他律师事务所办公室找他,他总是回避,我实在是没办法就和父母于2020年12月11日在他律师事务所等他,因为这20万元我是向父母借的,父母就一起去了。在他办公室我们争吵起来了,他没有尽到代理律师责任,还耽误了我的事情一年多,我要求他退还收我20万元代理费,他当着我80多岁父母拍桌子,说没有收过我的钱,并且赶我们走。

周**的投诉请求:

严惩汪忠德打着律师名义,做违法乱纪的事情,请求责令他退还收取的20万元,给老百姓公道,维护律师的形象。

 被投诉汪忠德答辩主要内容:

(一)事情背景

震惊全国的“天湖爆炸案”主犯周*因涉嫌故意杀人罪,一审、二审均被判处死刑,其家属周**、周*波、周曲*等人四处托人协调关系,以求保命,在死刑复核期间,其家属声称:一是委托北京市**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作为死刑复核阶段的辩护律师,李*在2015年至2018年间,共计收取其代理费、差旅费等各项费用高达1300多万元(有转账凭证的650万元,其它均为现金,但无法证明),而签订的代理合同上仅约定律师费为5万元;二是通过其朋友李**介绍认识北京人刘**,以为其有红二代关系,以协调费名义,收取费用330万元(其中李德文转账收取110万元,刘芳礼转账收取120万元,左泳转账收取100万元),除转账凭证,无其它证明材料;三是通过他人介绍认识广东老板胡*,以为其有中央常委关系,收取其办事费用320万元(通过银行转账),除转账凭证,无其它证明材料。

以上均是其家属为了保证周*不被判处死刑而所作的部分努力,但2019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周*死刑,立即执行,周*被执行死刑后,家属感觉上当受骗,花了众多冤枉钱,又没有保住性命,便想要求上述人士退款。于2019年9月,其家属周**、周*波通过临武人黄**约被投诉人见面,讨论该事处理意向和方法,我提出的意见是,证据缺失,无法诉讼,不能作为律师代理,建议其家属:一是可以主动协调退款并逐步举证,看对方是否愿意退费;二是可以选择向公安报案,让公安机关介入查实。

(二)周**及其家属需要处理的三笔退款事项,并非《律师法》所规定的诉讼或非诉业务,并不是一个法律案件,无须以律所的名义办理,也无须与律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我仅以朋友或亲戚的身份出谋划策并参与协调退款事宜,办理该事项,因可能涉及北京、广州、黑龙江等地多次往返,收取20万元费用并非律师费,而是交通差旅、食宿、协调费用,不存在“私自接案、私自收费”行为。

首先,律师本身是一种职业身份,在《律师法》规定的执业范围内,应当遵守相关职业道德和职业操守,但律师在处理执业范围之外的多种社会事务,无须强调律师身份,也无须按规签订委托合同,其所获得的收益或者支出,无须通过律所进行。而且周**、周*波、周曲*该所谓的委托事务,换成任何一个有沟通、协调能力的社会人,均可以接受、参与、协商、处置,一样可以收取委托佣金,并非一定需要律师处置。我与李*、李**、刘**等人沟通之时,均是以周曲*的表哥身份介入,是以其亲属的身份处理家庭问题,从来没有以律师职业的身份,没有按照法律程序行使权利,若该催讨需要进行诉讼,则必定会办理委托合同,签属授权书,律所出具公函,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这才属于律师业务,受律所管理。周**、周*波、周曲*等家属也从未给我出具任何的授权书,要求我提起诉讼。

其次,为办理该事务,我多次往返北京,并与所有的人员多次联系,取得李*退款350万元,与刘**达成退款180万元口头协议,并实际退款86万元(2019年12月底之前退还56万元,2020年退还30万元), 2020年12月(周**举报的前几天),刘芳礼仍向我保证这180万元钱一定会还上,卖房都会还上,但需要点时间。李**因涉嫌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决罪,被桂阳公安刑事拘留,后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胡**因涉嫌天虎集团集资诈骗,被东莞公安刑事拘留,十年以上处罚结果,该二人无法催讨。我帮助周**、周曲*家属取得重大现金回报,但其家属并不按约定的8%支付劳动报酬,而我所有的交通(高铁、飞机)、住宿、饮食,从来未要求他们再次支付过任何费用,我感觉其家人非常不讲诚信,让人无法获取回报,事后也无心处理该事务。

最后,最大的予盾产生于其家属内部。 2019年11月,周鹏波因吸毒被公安机关处以制强戒毒两年,他每周从戒毒所打电话出来给我,一是要求我暂停收款;二是如果继续收款,则收到的每一分钱要进他个人账号,或者周**、周*波、周曲*三人的联名账户。他认为这钱是他父亲周*的,不是周**和周曲*个人的,他享有一份子,如果他的利益受损,他出来之后,一定会找我算账,要我赔偿。因此原因,我多次跟其家属沟通,均无法达成统一结论,并请中间人黄章新协调其家属内部予盾,草拟分配协议,均无果,该事也无推进办理的动力。

综上所述,被投诉人认为处理周**、周*波、周曲*的委托事务并非法律事务,而是基于社会道德、个人良知、公平正义价值观的社会基本交际原则,而处理结果也算取得重大突破,却因其家庭矛盾因素无法被理解。作为一个正常人,对周*的家属周**、周*波、周曲*的所作所为不可理喻,周**的举报行为完全属于无理取闹。

本会查明:

投诉人的丈夫周*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在周龙斌死刑复核期间,投诉人找到北京市*律师事务所李*律师作为周*的辩护人,双方签订代理协议(由周曲波名义签订),约定代理费为5万元,承诺如果周*被执行死刑将退回多收取得费用(代理协议约定以外的费用),此后投诉人称其先后向李*律师支付大概900万元费用,其中银行转账590万元,现金400多万元。2019年7月16日,投诉人的丈夫周*因故意杀人罪被执行死刑,投诉人向北京李*律师协商退钱,李*以各种理由拒绝退钱。因此投诉人的朋友将汪忠德律师介绍给投诉人。2019年8月中旬左右,投诉人和其朋友与汪忠德见面,委托汪忠德作为投诉人的代理律师解决向北京李*律师要求退费事宜。双方达成口头约定,先支付20万元,收回后再给8%的提成。投诉人在2019年8月22日通过支付宝向汪德忠转账1万元, 8月26日通过工商银行转账19万元给汪忠德。投诉人与湖南德建律师事务所未签订书面委托协议,湖南德建律师事务所未登记收案,汪忠德收取的20万元未入律所账户,亦未开具任何票据。2019年8月23日,汪忠德与周**、周曲*、周*花一起到北京市**律师事务所找李*律师要求退费,经协商,周**、周曲*、周*花与北京市**律师事务所达成退费协议,李*律师个人向周美花账户退还了350万元。汪忠德多次到北京找李*协商退钱事宜,起草关于李*律师的投诉信,指导周曲*向北京市律协投诉,并与周曲*多次微信沟通联系。汪忠德帮助投诉方退回数额巨大金额后,其家属未按约定的8%支付报酬,汪忠德感觉其家人非常不讲诚信,让人无法获取回报,事后即未花更多精力处理该事务。

以上事实有以下证据予以证实:

投诉人提交的证据:证据一、举报信;证据二、身份证复印件;证据三、刑事辩护委托代理协议;证据四、周*案退费协议;证据五、银行转账记录、收条等。

被调查人提交的证据:证据一、德建所出具的关于周**举报信的回复函;证据二、汪忠德出具的关于周**举报信的回复函;证据三、微信聊天记录;证据四、轨迹截图;证据五、湖南德建律师事务所收案登记表(2019年8月19日至2019年12月25日)。

调查组调取证据:证据一、汪忠德律师调查笔录两份;证据二、周**的调查笔录。

本会认为:

(一)关于周**委托汪忠德办理要求李*律师退费事务是否属于律师业务的问题,汪忠德辩称周**的委托事务不属于律师业务,不需要以律师身份办理。本会认为,周**与汪忠德之间并非亲戚关系,亦非朋友关系,周**之所以委托汪忠德办理向李*要求退费事务,正是基于汪忠德的律师身份及其所具有的专业知识。因此,周**委托汪忠德办理向李*要求退费的事务是律师业务中典型的非诉讼法律服务;

    (二)关于汪忠德的行为是否构成违规收案收费的问题,《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律师可以从事下列业务:(六)接受委托,提供非诉讼法律服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律师承办业务,由律师事务所统一接受委托,与委托人签订书面合同,按照国家规定统一收取费用并如实入账。”《律师服务收费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律师服务费、代委托人支付的费用和异地办案差旅费由律师事务所统一收取。律师不得私自向委托人收取任何费用。”本案中,投诉人委托汪忠德作为其代理律师解决要求北京李*律师退费事宜,双方达成口头约定,先支付20万元,收回后再给8%的提成,其后先后在2019年8月22日通过支付宝向汪忠德转账1万元, 8月26日通过工商银行转账19万元给汪忠德。投诉人与湖南德建律师事务所未签订书面委托协议,湖南德建律师事务所未登记收案,汪忠德收取的20万元未入律所账户,亦未开具任何票据。本会认为,汪忠德的行为属于执业期间以非律师身份从事有偿法律服务,违反了《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二十五条、《律师服务收费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构成违规收案、收费;

(三)关于汪忠德是否构成代理不尽责的问题,汪忠德接受委托后多次到北京找李*律师协商退费事宜,并起草关于李*律师的投诉信,指导周曲*向北京市律协投诉,与周曲*多次就代理事务进行微信沟通联系,并于2019年8月23日,汪忠德与周**、周曲*、周*花一起到北京市大禹律师事务所找李*律师要求退费,促使双方达成退费协议,帮助投诉方追回了350万元。投诉方退回了巨大的退费金额,此后其家属并未按约定的8%支付劳动报酬,汪忠德感觉其家人非常不讲诚信,虽然此后即未花更多精力处理该事务,但也是事出有因。因此,本会认为汪忠德不构成代理不尽责。

综上,本会依据《律师协会会员违规行为处分规则(试行)》第27条第(四)项之规定,作出如下处分决定:

一、给予湖南德建律师事务所汪忠德律师中止会员权利三个月的行业纪律处分;

二、投诉人周**的其它投诉请求,因不属本会职权范围,本会不予支持。

被处分会员如对本会的行业处分决定不服,可以在本决定书送达之次日起十个工作日内,向湖南省律师协会会员纪律惩戒复查委员会申请复查。

                     郴州市律师协会

                                                                         2021年6月15日